航空學院,歡迎您!
  • 更多
    • 南航主頁
    • OAS入口
    • 郵件入口
    • 管理入口

500万彩票

來源:航空學院 作者:張金鳳 點擊:217 发布时间:2021-01-05 09:10:13

■本报记者 陈彬

接通《中國科學報》記者電話時,已臨近晚上九點,南京航空航天大學飛行器設計與工程(直升機方向)專業(以下簡稱直升機專業)研一學生余鵬還在教研室爲一個項目忙碌著。“今天是工作日嘛。”他笑著說。

为了这个项目,余鹏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点。而与此同时,南航校方也在为他们的成长思考着一个又一个问题。就像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直升机旋翼动力学国家级重點實驗室主任、原航空宇航学院院长夏品奇对余鹏和他的同学所说的那样,“你们都是一群‘大熊猫’”。

“如果我們培養不好,問題就大了”

將南航直升機專業的學生比作“大熊貓”,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他們和大熊貓一樣稀少。

据介绍,目前南航直升机专业的在读本科生约220人、研究生约280人。而由于目前南航是全国高校中唯一开设直升机专业本硕博学历教育的高校,这500名左右的学生也就成了国内仅有的在校接受完整直升機系统培养的学生。

在目前高校爭相拓展專業領域的背景下,爲什麽直升機專業只有南航開設呢?

夏品奇解釋說,目前國內有很多高校都開設了與飛行器設計相關的專業,但全部是固定翼飛行器。相比之下,作爲旋翼飛行器的直升機,其技術難度要高得多。“要開展直升機的專業建設,沒有雄厚的基礎是不可能成功的。”他說,目前我國在直升機專業領域,相關師資嚴重缺乏,這決定了短時間內高校很難建立起一個完整的直升機專業體系。

事實上,即使是在國際範圍內,直升機都屬于一個小衆領域。以美國爲例,目前美國高校中,直升機專業較強的高校也只有三家——馬裏蘭大學、喬治亞理工學院以及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而在我國,包括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西北工業大學等航空強校,都曾試圖建立自己的直升機專業,但最終都未能實現,這也導致南航直升機專業直至今天依然保留著“全國唯一”的名號。

对此,夏品奇在颇感骄傲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一份沉重的压力。“其实我们内心也很着急,希望能够扩大一点专业规模,毕竟在固定翼飞行器领域还有很多兄弟院校,一所高校的人才培養数量不够,还有其他高校能补上。但直升机专业只有南航一家,很难满足国家对直升机专业人才的需求。”他说,“如果我们的学生培养不好,问题就大了。”

精英人才更應貼近實踐

余鵬目前所忙碌的項目是他所在課題組的一個子項目。“將來可能能發一些小論文吧。”余鵬笑著說,對于這樣的項目,他和同學們都不感到陌生。

“由于我们是目前全国唯一的专业,导师一般都承担了大量直升机的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以及和厂所的联合攻关项目。因此,目前对研究生的培养也以导师课题组的形式为主。”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南航航空学院直升機系系主任高亚东表示,在人才培養方面,南航直升机专业的一个很大特点便是让学生尽可能地贴近真实的科研項目。

“在很多人看来,直升机专业人才培養属于典型的精英化人才培養模式。这种模式下,对学生的培养要着眼于‘高精尖’,但实际上,精英化人才同样离不开实践能力的提升。”高亚东说。

夏品奇介紹說,直升機專業的學生自大一入校之日起,學校、學院、系所三個層級便會爲學生創造大量接觸實踐的機會。“大一學生主要接受基礎知識的學習,但此時我們已經組織他們參與一些科創項目,而且這一過程會持續到學生大四畢業;大二時,學生便能到實驗室、航空航天館的直升機教學現場進行一些專業基礎課學習,同時進行課程設計,鍛煉他們的動手能力;大三學生直接到直升機企業接受實地培養;大四學生做畢業設計時,就要進入課題組,零距離接觸到真正的科研了。”

余鵬便是在大四階段進入到了他現在的課題組。

“我那時主要做旋翼空氣動力學方面研究。這些研究對設備的要求很高,單純靠自身力量很難完成。”余鵬說。但提前進入課題組後,他們被允許使用課題組的設備,“能做的項目體量更大,能出來的成果也更多了”。

在這一實踐過程中,與學生實踐能力同時得到提升的還有他們的創新能力。

2016年8月,由南航直升機專業本科生組成的“AURORA曙光”創新競賽團隊在夏品奇的指導下,在由美國直升機學會主辦的世界大學生旋翼飛行器設計競賽中,經過與來自不同國家的19個團隊的激烈角逐,獲得了比賽冠軍。他們也成爲了該項專業賽事舉辦33年來,第一個獲得冠軍的非美國團隊。

“今天,我們的教材學和實踐水平已經達到了與國際接軌的水平。更重要的是,我們不僅注重學生基礎理論的培養,還通過實習和創新項目來全方位完善學生們的實踐水平和創新能力。”夏品奇說。

立體化育人網絡支持個性輔導

作爲在直升機專業學習和生活了4年半的“老人”,回想起自己在南航的生活,余鵬說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不論是在本科還是研究生階段,只要有問題,我們隨時都能找到人請教”。

“我在本科階段首先聯系的是自己的導師,以及一些學長。”余鵬說,此外他們每個班還有一位學長擔任的學生導師,通過他,余鵬還能認識更多學長。“如今,我每天也都會收到學弟、學妹們向我提出的問題。”

據高亞東介紹,目前直升機專業共分爲兩個班。夏品奇作爲這兩個班級的首席導師,除了負責相關輔導工作外,每隔一段時間還要將行業最新動態分享給班級的師生。除他之外,每個班級配有專門的班主任,每三位學生還要配一位學業導師,專門負責學生的學業問題,加之學長、學姐的輔助工作,形成了一張立體的育人網絡,最終實現對學生的個性化輔導。

除了師資力量的匹配外,在教學形式上他們也力爭做到個性化。比如早在2015年,南航便開始在直升機專業本科生中通過選拔組成以我國直升機泰鬥王適存命名的“王適存班”。也就是說,該專業目前僅有的兩個班級,其培養方案也存在一定的不同。“此外,我們還有馮如班、卓越工程師班等,都是針對不同類型學生設計的特定班級。”高亞東說。

对此,夏品奇表示,高校人才培養的中心一定是学生,而精英化人才培養则更要注重对于学生的个性化、精准化培养。

“必须承认,某些小众专业或精英化专业领域,由于很难找到足够的高质量师资做支撑,很容易出现 ‘因人设课’的现象,即相关专业的课程体系并不是按照专业人才培養目标设置的,而是有什么样的老师就设什么样的课程。”夏品奇说,这种做法的直接后果便是专业课程设置杂乱无章,进而严重影响学生知识体系的建立和培养质量。

交談中,夏品奇坦言,自己此前也曾遇到過某些高校飛行器設計相關專業的學生,很多基本的專業問題都答不上來。在他看來,造成這一現象的重要原因,便是高校在師資配備和課程設置方面出現了問題。對此,他十分擔憂。

“某些小众专业虽然招生数量较少,却通过精英化的人才培養,在我国行业建设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一旦这种专业在育人方面出现问题,其后果将更加严重,这方面我们一定要注意。”夏品奇说。

《中国科学报》 (2021-01-05 第6版 动态)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1/359922.shtm

 

  

返回頂部